点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黎瑞刚卸任两职在体制和理想间改革

发布时间:2020-06-29 16:46:25 阅读: 来源:点钞机厂家

宋文明

上海传媒大亨黎瑞刚的离职传言终于落地,但并非如此前传言中所说的“离开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下称SMG)”。

SMG日前的官方回应显示,黎瑞刚卸任的将是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及文广集团总裁职务,但仍将继续担任电视台及文广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旗下上市公司百视通(600637,股吧)董事长。

文化行业分析师表示,这也意味着黎瑞刚在SMG的领导作用、战略制定及工作分工并不会改变,其上任后主导的一系列改革进程亦不会受到影响。卸下总裁职务后,黎瑞刚有望腾出更多精力,打造从产业投资到内容制作以及互联网电视终端的完整文化产业链。

决策权与执行权分离

此前“黎叔出走”这条未经证实的传言曾引发市场的过度解读,或许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黎瑞刚之于SMG的意义非同一般。

在过去的一年里,黎瑞刚以SMG掌舵者的身份,推动“大小文广”的整合,主导了一系列备受关注的改革,如百视通和东方明珠(600832,股吧)的合并等。

所谓的“大小文广”指的是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和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前者是后者的母公司。除了以广播电视频道为主体的上海东方传媒集团,大文广旗下还有已上市的东方明珠等十余家子公司,而另一家上市公司百视通此前则是在小文广的旗下。

“当初让黎兼多重身份,目的也是希望能够更好地推进"大小文广"的整合事宜,如今方向已定,已无必要再让黎如此集权了。”上海文广内部人士介绍,此番黎瑞刚卸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及文广集团总裁职务,是上海国资改革的需要,为了完善董事结构,决策权与执行权实现分离。

上海文广方面的官方回应亦称,黎瑞刚卸任台长、总裁之后,这两个职位将由王建军担任,这将实现集团公司决策层与经营层的分离,从而形成一定的制衡机制。母公司治理机制的健全,也是为今后上市公司建立更加规范的治理体系,乃至股权激励制度做铺垫。

王建军此前曾先后担任市委办公厅秘书及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2010年进入文广体系,担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及东方传媒集团执行董事。2013年4月,大小文广启动合并后,王建军则任党委副书记、副台长及常务副总裁。

除了上述提及的职务外,黎瑞刚还担任华人文化基金(CMC)的董事长,该基金也是黎于2009年成立,获得国家发改委备案通过的首个文化产业基金。

政商两栖人物

“黎多年来一直游走在体制和理想之间,是上海乃至国内传媒业罕见的政商两栖人物。”黎瑞刚多年老友如此评述。

黎瑞刚1994年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毕业,随即进入上海电视台,从事新闻采编与纪录片编导,2001年5月任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总裁助理。2001年~2002年期间,他曾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访问学者,研究传媒管理和经营。 回国不久,黎瑞刚被任命为由东方电视台、上海电视台等合并成立的SMG总裁,在33岁的年纪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地方广电媒体一把手。在他力推下,SMG成功塑造了“百视通IPTV”“东方卫视”“第一财经”和“OCJ东方购物”等媒体品牌,并在全国首家完成广播电视制播分离改革,与此同时,集团收入也在他就任期间从18亿元增至近170亿元。

2011年8月,黎瑞刚调离上海文广系统,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 但仅一年后,黎瑞刚就离开体制,专注于CMC的运作。2014年初,在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力邀之下,黎瑞刚又重回上海文广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并着力推动“大小文广”改革。

此番重回上海文广,黎瑞刚肩负着“千亿级文化航母”的重担。“如何将手下的资产盘活、避免旗下公司同业竞争以及排除在向新媒体转型中潜藏的政策风险,是黎此番回归主抓的任务。”前述上海文广内部人士称。

押宝互联网电视

这样来看,黎瑞刚的“任务”还尚未大功告成。可以说,黎瑞刚的改革大幕已经随着“大小文广”的合并悄然拉开,但是其着力打造的“千亿级文化航母”才刚刚起航。

“黎叔”回归后,最为引人关注的动作,便是上海文广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百视通与东方明珠的合并。2014年11月24日,随着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的双双复牌,从年初便启动的上海文广的改革重组终告收官。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魏武挥表示,当大文广和小文广合并后,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的合并也就迫在眉睫。因为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一个集团下不能有两家具有同业竞争业务的上市公司。而百视通和东方明珠显然具有较大的重叠部分。

复牌后的新百视通,迅速公布了募集百亿资金的决议,拟通过向上海国和基金、交银文化基金、绿地金控、上汽投资、上海光控投资、长江养老、招商基金、国开金融、中民投资以及文广投资中心在内的十家机构定向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不超过100亿元的配套资金。此次定增100亿元中,有56.2亿元投向互联网电视业务领域 。

“在这一领域,黎叔遇到的对手不再是央视或是湖南卫视,而是小米、乐视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有文化产业分析师表示,互联网企业不计成本的推广和营销,使得百视通在过去数年在互联网电视业务上的推进一直很不顺利,其小红盒子的用户数量才累计200万左右,远低于市场上主要的竞争对手。

此前的公开亮相中,黎瑞刚也曾表示,SMG要打造“中国互联网电视的第一入口”,3年内发展3000万的活跃用户,并将这一战略定位为SMG互联网转型、重塑渠道的关键。

上述分析师表示,以互联网电视为抓手,能够将黎瑞刚近年来苦心经营的从内容制作到产业投资的整个生态链打通。此前小红盒子之所以发展得不顺利,很大程度上源于传统思维下的定价:小红盒子定价699元,而乐视和小米的盒子售价均在300元左右。能否打破既有思维的羁绊,甚至是否有勇气去革自己的命,将是黎瑞刚和SMG在新媒体业务探索上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HN026)

成都礼仪公司

成都策划

成都年会活动

成都活动策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