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多地弃婴岛弃婴数量猛增多为病残儿童《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5 01:03:00 阅读: 来源:点钞机厂家

网导读:央广网北京6月10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本月1号,山东省济南市的婴儿安全岛正式启用,而运行9天来,被遗弃在安全岛的婴儿数量迅速增……

央广网北京6月10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本月1号,山东省济南市的婴儿安全岛正式启用,而运行9天来,被遗弃在安全岛的婴儿数量迅速增加,有59名之多,这一数量,也占到了济南市儿童福利院去年接收总数的71%。济南弃婴的话题,也再次引发社会关注和议论。事实上,围绕婴儿安全岛的讨论早已有之。2011年6月,河北省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就设立了我国第一个婴儿安全岛。随后天津、内蒙古、黑龙江、江苏等省份先后启动婴儿安全岛。今年初,在福建,厦门、南平也相继开启了婴儿安全岛。据统计,厦门婴儿安全岛试点运营3个月,接收弃婴的数量120多名,已经是去年一年55名弃婴数量的两倍多。于是,社会上出现一种担心,婴儿安全岛的出现,纵容了丑恶的弃婴行为。这些家庭到底承受了怎样的压力,会抛弃亲生的孩子呢?河南省许昌市妇幼保健院儿科康复部护士长王秀伟举了一个刚刚收治的龙凤胎疑似脑瘫患儿的例子。王秀伟:他两个每人一天是200多块钱,算下来一个月6000-7000块钱,药费是2000块钱,一个月(一个小孩)就是8、9000块钱。依照这样计算,这两个患儿每个月看病都要花销近两万块钱,许昌市妇幼保健院院长张秀珍告诉记者,这个龙凤胎的父母原本单位正式职工,由于看病照看孩子,母亲辞去了工作,父亲只有晚上再打份零工支撑这个家庭。张秀珍:花钱还得有人照顾,照顾的人没法去找工作,又少了一份收入,直接的收入和间接的损失叠在一起,心理压力就不用说了,天塌下来一样。弃婴数量激增,让很多地方选择暂缓启动婴儿安全岛的计划。4月初,厦门婴儿安全岛暂停运营。人口大省河南原计划于今年6月份运行的郑州弃婴安全岛试点也不得不推迟。而根据记者的调查,让众多弃婴安全岛计划望而却步的更深层因素,是弃婴中高比例的严重疾病患儿。郑州儿童福利院副院长侯晓学说:对上半年的弃婴接收量做了一个统计,平均每个月都院在30人以上,尤其是3月份达到了40多人,这个量比往年都是有很大的增加,这些孩子有98%都属于脑瘫、智力肢体障碍,还有一些就是有非常严重疾病的患儿,还有一部分是6岁以上的大龄儿童。据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儿童抚育部的粗略统计,全国各地目前设立的弃婴安全岛接收的弃婴中,约99%都是病残儿童。那这些病残婴童被遗弃到安全岛后,又去向如何?能否得到妥善治疗和照顾?福州市儿童福利院相关工作人员介绍,通常情况下,弃婴岛设在儿童福利机构门口。岛内接收婴儿后,延时报警装置会在5至10分钟后提醒福利院工作人员到岛内察看弃儿,尽快将婴儿转入医院救治或转入福利院院内安置。工作人员:我们一般是先收容下来,然后经过体检,经过外面就医,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们就会到北京、上海等地进行手术治疗。有机会能给孩子一个治疗的机会,我们都会给孩子的。然而这个原本的安全岛如今却面临各种问题福州市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面临着各方面的问题,因为疾病送过来的孩子,有确实是医学上没办法解决的,喂养儿童的时候我们也碰到很多问题。当我们乍一看到弃婴的新闻时,相信有些人在同情被遗弃的孩子时,也会指责弃婴的家长。但听了刚刚记者的报道,你会发现,这些被指责的家长面前,摆着一个冰冷的现实,新生儿身患重病,自己却无力抚养。那么当面对这种状况,这些家长选择了放弃,那如果是我们,又愿意为患病的婴儿付出多少?是否也会选择将之遗弃呢?记者也在街头随机采访了一些民众,我们来听听他们的看法。受访者:真是无可避免的话,所有积蓄都拿出来这肯定也得替孩子救治。受访者:作为普通的工薪阶层家里有个几万块钱储蓄,也无非就这个能力了。受访者:承受啥呀承受,尤其我们打工的更承受不了。承受不了那小孩儿你也得承受,对吧,你活着你就得让他活着。受访者:如果就是我的孩子有这种重大的疾病,就我现在的这种经济条件的话,我觉得我会给他送到安全岛,因为可能在那块他会有一个受到一个更好的治疗,或者是得到国家更好的救助。受访者:作为父母吧,肯定得尽全力,竭尽自己的全力去救治、医治孩子,但是把自己的全部力量全部尽完了,最后也实在没办法也就没办法了。身患先天性疾病的婴儿,对于某些家庭来说,确实是个千斤重担。从街头采访也能听出来,面对如此处境,更多人只能是无奈。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弃婴行为时,也不需要去挥舞道德的大棒,因为当你身临其境时,未必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我们要做的是更多深层次的思考,怎样才能减少弃婴现象?长春市儿童福利院寄领养办公室主任张昕有着多年基层工作经验,在他看来,早期干预,防患于未然远比悲剧发生后的亡羊补牢来的更为重要。张昕:咱们国家早期对孕妇这种知识普及还是少,很多有文化的人也是不知道怀孕的时候,准备要这个孩子的时候该注意什么,怎么做,城市可能稍微好一点,但是农村偏远地区肯定是没有。如果有一定常识,在怀孕期间发现孩子不健康,可能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无论是福利院还是弃婴安全岛,建立的初衷都是为了避免被遗弃的孩子遭受二次伤害,但更重要的是怎样让更少的孩子被遗弃,怎样给他们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济南弃婴安全岛开始对遗弃一岁以上孩子的家长进行劝阻,郑州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侯晓学在接受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采访时,也建议对社会困境儿童和家庭最好提前介入。侯晓学:安全岛很简单,就是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一个房子,里面有一些方便接收弃婴的一些设施,比说说婴儿箱、婴儿床、保持温度的空调啊,但是说他面临着和很多后续管理和运行的问题。就是说孩子我们不但要接收,并且我们接收完以后我们要给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我觉得儿童福利和儿童保护要并行,对有困境的家庭、困境的儿童给予保障,我想可能会减少或者打消父母遗弃孩子的念头。河南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处长董辉认为,如果能够建立国家层面的资金补偿政策,就能从根本上减少弃婴数量。董辉:应该给这样的残疾儿童家庭一定的资金补贴,包括服务方面的一些帮助,减少他们对婴儿的遗弃,这是最大的疏导性措施。

手机pos机代理

刷卡机代理

刷卡机费率

无线pos机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