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钢价全线回涨真是理性回归行业评述行业资讯资讯-【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5:54:47 阅读: 来源:点钞机厂家

“非常好,从6月中旬开始大螺纹钢就走得非常好,今天最新的价格是3200(元/吨)。”曾在5月下旬因钢价暴跌而叫苦不迭的河北承德钢铁厂北京分公司销售副经理翟小雷,在7月22日再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当前的钢材价格与销售状况非常满意。

今年4月初突然从高位逆转、急速暴跌的钢材价格,在5月下旬跌至谷底、开始个别缓慢回升之后,自6月中旬终于全线回涨,且将上扬态势一直持续至今。之前紧随中央政府一系列调控措施而一路应声下跌的钢材价格,已经成为整个经济体在本轮宏观调控中最剧烈的变化与最敏感的部位。

那么此番钢价的全线回涨,传达出的是怎样的经济形势的信号?是恐慌心理平复后的理性回归,还是狂热被短暂压抑后的重新释放?

暴跌止停 全线上涨

中国国内的钢材价格在今年上半年玩了趟“过山车”。

延续去年上涨态势的钢材价格,在今年初的2、3月份曾创下线螺超过4000元/吨的历史最高价位。而即使价格身处如此高位,当时的钢材市场仍然供不应求。翟小雷在当时对记者说,这(去年上半年至今年4月之前)是“钢铁业十年难得一遇的好日子”。

“好日子”的终结始自4月初。在中央政府为宏观经济以及几个行业先定性、再出台具体措施的一系列密集而严厉的调控行动中,钢铁行业首当其冲。钢价自4月9日开始从4000元/吨的高位突然掉头,在短短5周内迅速跌落至2500元/吨的年内最低价位,而此时制钢的原材料成本平均约3200元/吨,仍在高位停留。

“如果这样的价格水平持续到年底、原材料价格还降不下来的话,我们差不多就得把去年以来赚的钱都吐出来了。”翟小雷说。作为老牌的中型国企,承钢虽是赔本销售,却还不至于面临生死存亡的命运。

而“100万吨规模以下的钢厂基本上都在这中间倒掉了,”北京梅塔科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专事钢铁行业咨询服务的许中波先生告诉记者,“比如唐山很多这样规模的小钢厂,就活不下去了”。

明显的转机自6月初出现。“从6月开始,尤其6月中旬以后我们的大螺纹钢走得非常好,需求量很大,提货的越来越多,所以市场价格开始不断上调直到现在。”翟小雷介绍说,大螺纹钢主要是一些大的建设项目用,“我们的一些大客户因为前段时间的信贷收紧、资金链紧张,导致一些项目暂停,到我们这儿提货的就少了很多,而从6月中旬开始,感觉他们的资金都到位了,所以项目重新启动,钢材又开始紧俏了。”

来自钢铁协会的价格信息亦显示:自6月初以来,线螺价格开始以每周大约上调200元/吨的价格回升,最少涨幅20元/吨,最高涨幅达400元/吨。其间在6月20日后的一两周之内也有20元/吨-100元/吨左右的下跌,但基本保持稳定的回涨势头,至7月16日的市场价格显示,全国的线螺钢材平均约在3200元/吨以上。

钢价的“过山车”经过惊险的高空坠落后终于重新驶出谷底。

从恐慌到理性回归

“目前是比较合理的价位。”记者采访到的业内各方都对当前钢价表示了相同的判断。

银河证券钢铁行业分析师田书华先生认为,“钢价终于止跌回落是必然,这是恐慌过后价格的理性回归。”

“我们国内的建材需求依然强劲,之前的价格暴跌完全是政府宏观调控造成市场非理性的恐慌抛售所致,”田书华说,“而不是供求变化引起的价格波动,所以在需求旺盛的情况下,价格不可能一直停留在那么低的水平。”今年1-6月,我国钢材的进口增长出现了少有的负增长,而出口增幅则大幅提高,由今年1-3月的6.7%提高到上半年的29.3%,5月101万吨与6月109万吨的单月出口量都分创历史新高。

“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导致前段时间国内钢材市场的需求减弱与价格跌落,而国际钢材需求量与价格仍处高位,所以导致我国钢材进出口形势的变化。”许中波说,“钢材原材料的价格在之前随钢价一起波动震荡之后,也已经处在比较合理的价位,目前经销商的利润在二三百元每吨左右,现在的钢价是比较合理的、大家都舒服的水平。”

回归后会否回热?

6月中旬以来“大客户”的资金宽裕、工程重启,因而纷纷提货、催生钢价不断上涨的形势,令翟小雷非常满意,“目前已经非常好了,如果继续上涨当然更好。”

但田书华与许中波均认为,下半年的钢价会基本稳定在目前的水平上轻微波动,不会再有之前的大起大落。

“前两天建设部的官员不是说房地产业需求旺盛吗?所以钢价只会再上涨而不会再大跌,”田书华说,“如果不调控别的部门却只限制钢铁,那更会因供不应求而带来钢价的再上涨,所以下半年钢价怎样波动都不会再大跌了。”

而许中波先生已经计划陪同客户去唐山,考察收购当地在钢价暴跌中倒掉的小钢厂了。“中央政府不是已经宣布宏观调控明显见效了吗?之前的价格暴跌已经完成了钢铁行业的重新洗牌,现在对新建项目严格控制、包括资本金比例的再提高(7月21日的国务院令宣布将钢铁业的资本金由25%及以上提高到40%及以上),都让这些倒下的小钢厂再也爬不起来了,”许中波说,“而随着前段时间因清理整顿而暂停的项目都重新开工,以及庞大的奥运项目也陆续动工,钢材需求的大头还在后面,现在正是去收购那些倒下的小企业的设备的时候。”

但是,据钢铁工业协会网站的信息显示,仅7月以来,内蒙、河南、云南、贵州等地方仍有100万吨以下的数项新建或拟建项目;还有媒体在7月20日报出“唐山丰润区非法小轧钢死灰复燃”的消息。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在例行的第二季度数据发布会上表示:“宏观调控已明显见效”,但此次调控想要压缩的行业投资增长的仍很高,钢铁、水泥等行业投资增长仍在50%以上。

许中波最后亦表示,煤电运的吃紧,将是影响钢铁厂产量产能和效益的重要因素之一。“其实因限电而导致钢铁产量受限的结果,反而会进一步引起钢价的上涨,”许中波说,“但煤电运的形势不仅仅关系钢铁业,也是我们整个宏观经济和社会生活要面临的严峻状况,这肯定是政府会着重考虑的。”

心悸胸闷护理措施有哪些呢

肾精不足与肾虚关系

感冒咳嗽白痰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