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点钞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浅谈蔚来汽车一场烧钱的较量下一个特斯拉《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17 12:47:00 阅读: 来源:点钞机厂家

2018-02-05 10:38:51来源:能源杂志

夹杂着期许与质疑、传统与革新的蔚来汽车ES8高调上市。一场耗资8000万的发布会热闹过后,留下的是一地鸡毛还是下一个特斯拉?

2017年12月16日,北京又一个寒冷拥堵的夜晚,五棵松体育馆座无虚席。前来看秀的观众似乎大有来头。他们中的半数由主办方包下8驾专机、60节高铁车厢、160辆大巴车护送而来。如此盛况甚至导致了五棵松周边五星级酒店一房难求。

然而,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演唱会,而是蔚来汽车ES8的新品发布会——高达8000万的巨额耗资,令人瞠目结舌。

“我有最好的零部件供应商、最先进的工厂、最懂生产的人,为什么不能造出豪华车?”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上,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不时语出惊人,“未来只要汽油车能去的地方,ES8也必须能到达,这不是广告语,而是承诺。”

仅仅20个月前,站在同一舞台的主角还是意气风发的贾跃亭,乐视第一款电动汽车LeSEE就停在他的身边。

而此刻,贾跃亭未能完成的梦想,蔚来汽车的李斌似乎要实现了。

「 一场“烧钱”的较量 」

刚刚过去的2017年,汽车行业被重新定义。

在极度包容与开放的市场下,各路造车新势力纷纷加入。从贾跃亭到董明珠,从何小鹏到姚振华,一时间挤满了新能源汽车的淘金者。

此次,李斌、李想、马化腾、刘强东、俞敏洪、雷军、张磊“七颗龙珠”闪亮登场,源于一个共同的身份,蔚来汽车投资人。

而蔚来汽车也以互联网造车新势力中少有的土豪级别企业、圈子里的“人民币玩家”突出重围。

作为一家初创电动汽车公司,蔚来汽车创办于2014年11月。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联合发起创立,并获得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Baillie Gifford、 Lone Pine等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

2017年12月以来,“互联网造车”领域迎来融资公布、量产车发布高潮,威马汽车、小鹏汽车先后公布巨额融资、发布新车。

“造车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没有200亿的资金准备,最好别想进来。”李斌坦言。

在2017年12月10日的“创业者的生态圈”尖峰论坛上,李斌甚至用“又宽又深”来形容蔚来汽车背后的资本力量。

“我们现在有56个投资人,投资人的宽度和深度都是‘又宽又深’。中国的科技公司里,腾讯、百度、京东、小米、联想都是我们的股东。全球大的投资机构TPG,以及中国最主要的金融机构国开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也是我们的股东。”

而今看来,ES8的发布会,更像是李斌对投资人的一场汇报表演。新东方俞敏洪、高瓴资本张磊、IDG熊晓鸽、京东章泽天,悉数到场。

多年前,李斌就曾与高瓴资本张磊探讨过造车事宜。而开始落地,起源于三年前的一次“长白山对话”。2014年,两人一起在长白山滑雪,张磊向李斌发起挑战:“已经在互联网领域成绩显著,如何才能创造更大价值?”于是,李斌的造车梦开始真正付诸实践。

拿下京东的投资看起来毫不费力。据16日发布会现场章泽天受访时透露,李斌到刘强东家中做客,饭桌上,李斌花费了十分钟介绍了蔚来项目,而刘强东则用了10秒便给出“yes”的答复。

另一投资人俞敏洪的入股,似乎也在情理之内。“李斌是我北大的师弟,两个月前,在杭州举办的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年会上,我们打下赌约。如果蔚来汽车能让我赚钱,将赠送各位在场理事每人一辆ES8;否则李斌买单。”

大部分创业者呕心沥血寻找投资的经历,在李斌身上却很鲜见。摩拜单车让他获得了上百倍的回报,易车海外上市,也使其在汽车互联网领域谋得了先机。

由此来看,李斌说要干中国版的特斯拉,刘强东和马化腾抢着投钱也不足为奇。

“对于我们创业来说,钱是非常重要的,真不能死在钱上。”李斌说,“但在投资上,我一直的痛苦就是要拒绝别人,如何让他们少投点。”在12月10日举办的的“创业者生态圈”尖峰论坛上,李斌直言过多的投资也让其痛苦。

这或许是他连续创业的优势。蔚来汽车最初创立时,李斌并没有为自己设立创始人原始股份,而其在蔚来汽车的股份也都是用真金白银买来的。在最早的六位创始投资人中,李斌出资50%。

“应看到,蔚来目前很能‘烧钱’。每家车主服务中心都选地标地段,每家服务中心每年租金都至少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免费充电桩、终身质保、换电站,每一项都需要很大投入。而目前的盈利空间,主要集中在整车制造领域,并不高,也就是传统车企10%的水平,想要靠服务挣钱也为时尚早。”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观察人士向记者分析,“要做成功还需要继续‘烧钱’,需要比特斯拉更强的融资能力。”

对于有关烧钱和资金能否支撑的质疑,李斌在12月17日的采访中回应说:“我们不叫‘烧钱’,是投资。你不可能说一个公司上来就挣钱,这种事也有,比如我们的易鑫。但蔚来是一家创业公司,即便目前资金非常充裕,但从融资到盈利肯定还需要一段时间。蔚来有足够的资金去支撑后续持续的研发,以及整个服务体系的升级。”

「 争议“代工厂” 」

在成立之初,蔚来并没有和大多数新造车公司一样选择自建工厂的路子,而是选择与现有的车厂——江淮合作,通过代工的模式来解决ES8的生产问题。

2017年4月,江淮汽车与蔚来汽车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全面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合作。

一个是有着50年历史的自主汽车品牌,一个是成立仅一年有余的互联网造车公司。双方联手,成为汽车企业牵手互联网公司联合造车的又一案例。

天津松正新能源公司副总裁、科技部原电动汽车重大项目管理办公室宁国宝对此表示:“互联网公司通常善于轻资产运作,蔚来汽车正如此,尽管其创始人李斌一直有意争取电动汽车生产资质,但他也从未打算独立完成一座生产基地建设,而是找一个传统整车厂来承接其设计结果。”

公开资料显示,蔚来与江淮下的这盘棋,从2015年便已开始。前者主要致力于电动汽车研发和销售,后者主要做具体的生产。

江淮与比亚迪、北汽、上汽,同为中国最早研发、量产并销售电动汽车的车厂。江淮iEV系列电动汽车在10万元以下入门市场销量突出。而5-10万元市场,也是最易快速形成销量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被众多车厂所重视。

然而,种种优势却无法掩盖其负面缠身、品牌知名度差这一事实。

2013年江淮汽车因“生锈门”被央视315晚会曝光。为节约成本,江淮使用了价格低廉的普通钢板代替防腐性能较好的镀锌板,造成钢板生锈。直到现在,生锈问题依然困扰着消费者,令江淮汽车的公信力处于崩塌边缘。

此后,江淮先后推出瑞风A60和瑞风S7两款旗舰产品,但都因为严重的抄袭痕迹和高调的定价,被市场狠狠泼了一盆凉水。

与此同时,江淮汽车市场份额不断下滑。2017年1-11月江淮累计销量仅20.3万台,下滑幅度高达38%。江淮甚至下调了2018年60万台的销量目标。

江淮汽车的负面新闻致使自身冲击中高端市场节节败退,同时影响了蔚来汽车的品牌形象。即便李斌未在质疑中正面回复,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蔚来正在与代工厂——江淮汽车,积极划清界限:不仅在体验中心的展车上抠掉了“江淮蔚来”的汉字标识,还反复强调蔚来ES8不会与江淮品牌共线生产,而是在全新工厂生产完成。

“但是蔚来受困于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能源》记者分析,尽管蔚来汽车的融资已经超过20亿美元,但却迟迟无法取得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而代工,可以省时间、省成本、省资质,可谓一箭三雕。

蔚来汽车为能够快速投产,令PPT造车计划落地,只能找一家具有资质的车企进行合作或者代工。而早在2002年便布局新能源、手持“准生证”的江淮汽车便成为其短期过渡的最佳选择。

“找江淮代工,目前这种模式并无成功先例。不过可以看出,蔚来起码在用心去推动造车这件事,其整车设计的团队也十分专业。未来发展有待观察。”中银证券分析师王秋明对《能源》记者分析。

对此,李斌在采访中也坦然,“如果能解决生产资质这一难题,蔚来可能会建自己的标杆工厂 。”

事实上,其在为蔚来选择合作伙伴时,已经想好了解决方案,即选用一线供应商的零部件、建造最先进的工厂、招募豪华品牌的生产管理人员。

“我有最好的零部件供应商、最先进的工厂,也有懂生产的人,为什么就造不出豪华车呢?”李斌愤愤不平地说道。

而有分析指出,蔚来代工真正的问题,源于生产经验的匮乏,因为不管是江淮还是蔚来,两家公司都没有大规模生产高端车型的经验。

最新资料显示:目前蔚来与江淮联合建设的全新全铝工厂位于合肥,建设进度已全部完成,并进入试生产环节。预计今年3-4月开始实现产能爬坡,或达到每月2000辆。

「 下一个特斯拉? 」

2017年11月9日,外交部发布消息称,将降低汽车关税并在2018年6月之前,在自贸区试水新能源车外资股比放开。这场被业内称为外资新能源车企的重大利好,使得特斯拉在华独资生产的呼声迅速高涨。

不过两天后,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李斌的一计回应,狠狠打脸了这一预测。

“外资智能电动车企在中国很难突破。目前只占4%份额的特斯拉在中国没戏,要能占到20%,我给你们发红包。”李斌的回答铿锵有力。

李斌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其率先推出的纯电动超跑EP9已经被证明是全球最快的电动汽车。作为蔚来的首款产品,EP9在设计上突破界限并打破诸多世界记录,成为电动汽车设计的新标杆。

而从此次蔚来最新发布的量产7座SUV新品ES8上,亦见李斌剑指特斯拉的雄心。

比特斯拉更大更快,3分钟换电、4.4秒加速、44.8万起,有了这些功能加持,李斌称“ES8是全世界最安全的车之一”。

据悉,作为一款高性能智能电动7座SUV,ES8基准版补贴前售价44.8万元,限量1万辆。搭载前后双电机,最大输出功率480千瓦(650马力),最大扭矩840牛?米,百公里加速4.4秒。

ES8最大亮点在于智能驾驶及充换电上。“目前全球首个车载人工智能系统NIO Pilot已正式发布。NIO Pilot拥有多达23个感知硬件,1个前视3目摄像头,4 个环视摄像头、5 个毫米波雷达、12 个超声波传感器,以及1个车内驾驶状态检测摄像头。”李斌介绍。

此外,ES8最大亮点及争议之处,在于全新打造的“充换电体系”NIO Power。在互联网平台和众多专业论坛上,这一争议愈发呈现两极分化之势。

不看好阵营的质疑主要集中在换电模式上:换电实际体验一定不如燃油车加油;如果比加油体验还好,那这一模式页不可持续。更有甚者直指ES8的NEDC续航只有350公里,差评出局。

不得不承认,即使在汽车行业人士眼中,换电模式也未能得到压倒性认可。这是基于以往的负面案例形成的条件反射式判断。

2013年6月,特斯拉曾现场展示过耗时93秒的Model S换电技术。然而在2015年的特斯拉股东大会上,CEO Elon Musk宣布放弃换电模式,转而专注于推广超级充电站。

另一案例则是推广换电模式的鼻祖,以色列创业公司Better Place。早在特斯拉推广换电之前便已宣告停止运营,至于原因,除了生不逢时,还有建设成本高昂、商业模式不可持续等。

纵观全球,换电模式似乎无一成功案例。不是放弃、倒闭,就是不可持续。

“要看到,蔚来在换电方面做了三方面改进:首先通过内部高度集成式设计压缩了占地面积(三个停车位大小),使得换电站的部署可以非常灵活;其次,实现了换电站的快速部署,最快可在18个小时内完成一座换电站;最后,实现了成本的大幅降低,把换电模式做轻。”面对蔚来布局换电的质疑,李斌从上述三点进行了解释,“蔚来的目标是到2020年,在主要城市部署1100个换电站,做到3公里服务半径。”

值得关注的是,有关移动充电车所引发的质疑甚至高过了换电站。“电池小不把电池做大,配个充电宝全国跑,难道充电车不耗电?”充电车甚至被认为在企业运营效率上开倒车。

“这其实是大家思维固化而已。无论是加油站、还是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站,长久以来在消费者心里形成了一种固有观念:能源补充点一定是固定的。但如果半路停车,充电站是不可能移动到你车停的位置。”李斌说。

NIO Power充换电体系背后,是李斌的思考和执念,“蔚来并不是要把充电和换电对立起来,只是给了用户一个更多的选择。”

分析指出:移动充电车的理念,其实是让充电站“动”起来。只要蔚来充电车的运维成本低于固定式充电站的运维成本和土地成本,这条路就走得通。

而在德国“汽车教父”杜登霍夫教授的眼中,ES8这款中国产电动SUV虽然有其独到之处,但是否能真正说到做到,则是其面临的最大挑战。

“北汽在部分地区给出租车实现换电板,主要源于出租车利于统一型号,而蔚来采用换电模式,产品电池组的标准化和网点投资将成为绕不过去的难题。”王秋明指出。

蔚来汽车,或许正在进行互联网造车史上一场最昂贵的冒险。不过,谁不是一边怀揣梦想,一边趔趄前行?

那个牌子的漆环保

环保墙漆什么牌子好

芬琳水性环保漆怎么样

哪个漆环保